走马观个画 信手拈不来
数月才下笔 笔下只有PWP
漫威+DC 偶尔刷国剧
EC 盾冬 蝙超 狼队 锤基
TSN的ME 天天吸卷西
FassAvoy翻译组
EzraMiller
我很无聊的 谢谢关注ಠ_ಠ

[ 英真 ] PARTNER 1-8

小五花:

#ooc警告
#ooc警告
#ooc警告

1
吴英雄总感觉最近蓝西英不太对劲。
具体在于她脸上时不时露出的欲言又止的表情,总让他觉得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。
“诶,陈在天,”他抓住路过的痞子,“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
陈在天眯着眼看了他好几秒,缩回去说:“没有啊兄弟。”
“那是为什么?”吴英雄喃喃自语。
陈在天不解:“什么为什么?”
“没事了,”吴英雄迎上他的目光,顿时换了种语气,“陈在天,等下开会你的发言准备好了没?!”
还用说,肯定没有。
陈在天打着马虎眼要跑。
围观群众在心底默默数了三个数。
三秒之后,吴英雄的怒吼如约而至。
“——陈在天!!!!”

2
老鹰给的那两个保镖对吴英雄形影不离。
烦死了。
要是在局里还好,很多时候陈在天都笑成一朵花让他们去门口站着,或者买下午茶。
出勤的时候就变成了大麻烦。
“你们不要跟着我!”
吴英雄再一次跟丢了目标,气得想踹人,最后踹到了路边的垃圾桶上。
“诶,先别着急,”陈在天气喘吁吁跟上来,指了指斜上方。
一个摄像头正在工作。
吴英雄想起了这是交通事故多发地带,为了监控,新安装了许多摄像头,可能会拍到那个人的去处。
死马当活马医,吴英雄点点头:“回去吧。”

3
吴英雄在档案室呆了十七个小时,只有陈在天按时给他送三餐,还有下午茶。
他敲门,把夜宵送进去的时候,发现吴英雄有些不对劲。
房间里暗暗的,只有播放录像的电视发着光,照拂在吴英雄脸上,显得他脸色并不是很好。
凑近一看,他的眼珠已经爬上了红血丝。
“诶,兄弟,”陈在天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休息一下吧。”
这样下去也什么都发现不了啊。
“现在几点,我要见浩克。”
吴英雄突然说,像是魔怔了一样,猛地冲出了这个阴暗的房间。
陈在天被甩在后面,也不跟上去。
笑话,那两个随扈跟着,又是在局里,能出什么事。
他坐在了吴英雄之前的位置上,悠哉悠哉地打开了宵夜,自己吃了起来。
可惜了,专门给他买的。
陈在天重新按下了播放。
录像里,一个白色男子突然转过了身,露出了侧脸。
陈在天对路人没有什么反应。

4
蓝西英被吴英雄堵在了检查室门口。
他的状态很不好,看上去二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了。
蓝西英想关心两句,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。
他应该已经知道了。
果然,吴英雄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——
“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回来了?”
蓝西英小声地说:“我们进去说吧。”
吴英雄识相地让开了。

蓝西英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。
吴英雄的状态实在太糟糕了,盯着柠檬片在水里浮沉,双眼发红,像是被激怒的野兽。
可不是被激怒的野兽吗?
从那个人莫名其妙消失,到现在,已经三年了。
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再出现了,甚至觉得他已经死了。
但是从头到尾吴英雄都没有说过什么,默默接受了一切。然后当做这个人从未出现过,继续没有搭档的生活。
现在看来,是要一次性把三年里的怨气和愤怒都发泄出来了吗?
蓝西英以为那个人的事情会一直沉寂下去。
直到一个星期前她在东边的街区,看见了熟悉的背影。
墨蓝色的西装,揽着一个比他矮的男人。
蓝西英找过浩克,在监控录像里,看见了他的正脸。
真的是陈真。

“我比你早知道一个星期,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,我只是偶然看见的,他没有联系过我,我们也没有说过话。”
吴英雄眼中的怒火消退了一些。
“真的是他吗?”吴英雄问。
他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
蓝西英点了点头,拿出藏了很久的录像带:“这盘里面有他的正脸。”
吴英雄有些木讷地接下。
离开前他悄悄说了一声:“对不起。”
为他冲她发火的事情。
明明蓝西英没有什么错。
可是只要联系到陈真他就有些控制不住。
“没关系。”
蓝西英回以一个微笑。
不知道为什么,其实她早就觉得陈真迟早会回来的。就像流了脓的伤口,迟早要挑开,才能愈合啊。

5
陈在天拿着个牛皮纸袋凑到了浩克的桌子上,东看看西看看,就是不说话。
浩克心里有些发毛,颤颤抖抖问他:“痞子哥,你要干嘛?”
“没什么,没什么,”他把手边的牛皮纸带递了过去,“给你买了下午茶。”
其实是给吴英雄买的,但是午休之后他人就不见了。
“谢谢痞子哥。”
一个熏肉三明治,一杯波霸奶茶。
浩克边吃边说:“痞子哥,你要问什么?”
他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。
“诶嘿嘿,我有这么功利吗,就是买给你吃的,”陈在天笑,然后立马抓过浩克的领子,凑到他耳边问他,“那个人是谁?”
陈在天的呼吸喷在浩克耳朵上,浩克瞬间红了脸,把他推开。
“……什么,什么那个人?”
“就是那个录像带上的白衣服,然后有个侧脸的那个。”
陈在天那天在档案室呆了一会就觉得不太对劲。
那个白色身影,绝对不是他们那天追捕的人。
但是,那个身影出现的时段,被吴英雄设置成了AB点播放。
浩克脸上的犹豫,让陈在天更加确定有点什么了。
“痞子哥,你别逼我了。”
重案组组长想要问的情报,浩克怎么能拒绝。可是英雄哥嘱咐过,不能和任何人说的。
“我知道又不会怎么样啊。”陈在天勾住了他的肩膀,拿过三明治咬了一口,“就当是为了你们英雄哥嘛,你看他现在的状态,出了什么事怎么办。”
“让我知道,我才能帮他啊。”
陈在天将三明治放回了浩克的手里。
浩克咬了咬牙。
“他是英雄哥之前的搭档。”
陈在天眼皮一跳。
他可不知道在他之前,吴英雄还有个搭档。
“东区分局的陈真。”

6
东源会的真哥,是现在老大跟前最红的人物。
真哥长得很俊俏,也很年轻。做事手法却很干练,甚至有些狠毒。道上说,他要么不拿枪,拿了枪就会直接打心脏。
他以前是个警察,这不是个秘密,会里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这点。三年前他来投奔会里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“我是个警察”,差点被大哥一枪崩了。
陈真说出来投奔的理由太操蛋了一些,他说他是同性恋,警队容不下这种事,而且喜欢的同事被他告白之后决定向上面告发他,他干脆辞职了。
一般人不是都说和警察局的血海深仇吗,还是第一个因为性向跑出来的。
老大一开始不愿意搭理他,他也乐得自在,空闲了一个月之后做了第一笔交易。
去码头接一堆偷渡的小鸭子。
他摸摸鼻子就去了,走之前还谢谢了老大。
老大眼睛一眯,对于同性恋来说,这个活儿倒还真的不错。
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做的滴水不漏,真正爬上去的原因是在两年前,他给老大挡了一枪。当时差点就没挨过来。
老大把他送去了国外养伤,顺便打理外国的关系。
今年真哥回来,已经成了老大手下的第一红人。

“真哥,你都好久没来了。”
东源会手里捏着不少夜总会,里面都是点偷渡来的男孩子,大马的,泰国的,说着蹩脚的中文,只是都很好看。
他们都知道陈真是会里的二当家,又是个同性恋,不定期会尝尝荤。
真哥对待床伴一向阔绰,爬上真哥的床,三个月不用干活。何况真哥本人又是那么英俊,哪怕是白上也是值了。
“我前几天不就来了吗,”陈真低声笑了两声,捏住了来人的下巴,“要是来得多了不就不稀罕了吗。”
“那……那,今晚……”
“走呗,”陈真挑了挑眼尾,“现在就走。”
那一眼,说不出的漂亮。
小鸭子看得愣了神:“真哥,你真好看。”
陈真闻言大笑,摸摸他软软的头发,揽着他走到了门口。
“陈真。”
一道惊雷在他耳边炸开。
陈真缓缓抬起头。
吴英雄,姜黄色的马甲和黑色长裤。
同他们四年前相见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四目相接,最后陈真先认输。
“吴警官,好久不见。”陈真露出一个笑容,他捏了捏小鸭子的腰,“和吴警官打声招呼,说不得什么时候需要他照拂你。”
“吴警官……”
小鸭子乖巧得很,但是现在的场面太奇怪了。一个警察,一个黑帮二当家,一个鸭子,在路边,打招呼?
“陈真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总感觉两个人的眼神很危险,小鸭子不由得退后了一步,被陈真紧紧地搂住。
啊……吴警官看他的眼神像是要立马掏枪把他杀了。
要不是吴警官和真哥的身份差太多,他都要以为这是捉奸现场了。
“真哥……”他回头向陈真求救。
没几个人能抗下吴英雄充满怒火的目光。
除了陈真。
“吴警官,今晚我还有事,你也看到了,”陈真拿下巴指了指小鸭子,“改天聊。”
说着便揽着还有些害怕的人扬长而去。
“你站住。”
小鸭子抖了一抖,早知道今晚是修罗场,他绝对不出来了。
陈真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,凑到他耳边说:“别害怕。”
不应该这么纯情的小鸭子红了脸。
“吴警官,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人,所以你该走了。”
陈真一向挂着笑容的脸沉了下来。
这头猪为什么不滚。
周遭看戏的人在内心喊了句糟糕。
他不高兴了。

第二天,老大家。
老大显然听说了昨天的事情,笑眯眯地打着太极,把话题往那边扯。
“你说你,要把我夜总会的人都上一遍吗?”
陈真没规律地将腿搁到了旁边的凳子上,吊儿郎当地回:“为你中了一枪这点福利都不给。”
“去!”老大瞪了他一眼,“让你洁身自好一点,没大没小的,腿给我放下来。”
他的表情却没有责怪。
好像陈真越是不懂规矩,他越是相信这个人。
虽然难免会疑惑这个人之前是怎么当警察的。
打了半天太极,陈真一概不理,最后还是老大直接提了。
“他啊,”陈真脸沉了下来,“海港市的大英雄,怎么能容忍同事是个同性恋,还喜欢自己呢。”
这和他投奔说的说辞对上了。
知道了埋藏多年的八卦的老大心满意足。
“你今天就是来问这个?”陈真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作势要走。
“没,过几天还有一批人要过来。”
已经留给老大一个背影的陈真闻言侧过了头,他逆着光,侧脸的轮廓英俊得让人惊呼。
“知道了。”
他迈腿。
“我说,”老大窜到他身后,贴到他耳边,“你真的跟了我算了。”
这是三年前他刚刚进来,老大为了羞辱他开的玩笑。三年间两人也玩笑似的提过,却从来没有成真。
陈真笑了笑,眉梢都带上了笑意。
他一如既往地这么回答——
“我不在下面,你愿意在下面我就跟你。”
老大踢了他一脚:“滚吧。”

7
吴英雄的第二次堵人,带上了陈在天。
反正陈在天也知道了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。
那两个保镖也跟在后面。
同一身白色西装,坐在咖啡厅里和小男孩里调情的陈真比起来,黑衣黑裤的四个人才像是黑社会。
陈真看见吴英雄的时候眼里没有半点惊讶,他冲对面的小男孩摆了摆手,对方默默退下了。
他路过吴英雄时被盯得难受,然后飞快地跑了。
陈在天在吴英雄耳边吐槽:“哇塞还真是水的小男孩诶。”
吴英雄无奈地看了他一眼。
“陈真,”吴英雄走到了他面前,身边跟的还是陈在天。
陈真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坐吧,你说要聊一聊,聊吧。”
两人坐了下来,却好半天没说话。
陈在天不停地看吴英雄,吴英雄一直沉默。
陈真觉得有趣,笑了一声,叫来了侍者。
“你们喝点什么,我请吧。”陈真说。
吴英雄随手一指,陈在天却毫不客气,多点了一份蛋糕。
“二哥哥你看我干嘛,我中午没吃饭诶。”
陈在天委屈地回应吴英雄的目光。
好像的确是……为了来堵人连饭也没吃,要不是陈在天说起来,他还没觉得饿。
陈真闻言,多加了两份热狗。
吴英雄眼神闪烁,好像终于准备好了措辞。
“陈真,你之前为什么一声不吭离开,又为什么加入东源会?”
他的语气是一贯的咄咄逼人,把吃着蛋糕的陈在天呛了一下。
“吴警官,我又不是你的犯人,你别审我。”陈真给陈在天递过去一张纸巾。
顿时陈在天对陈真好感上升三个百分点,一时间忘记了前几天得知陈真是吴英雄前拍档时自己不悦的心情,反而帮起腔来:“对啊,英雄,陈、陈先生……”
“叫我陈真就好。”
“陈真他又不是你的犯人。”
才见多久就帮人说话,真是猪队友。
吴英雄又怒视陈在天一眼,陈在天早就习惯了,每天被吴英雄呼来喝去的也只有他一个,毫不在意地继续吃蛋糕,还对陈真说:“我们家二哥哥啊,就是脾气暴躁。”
陈真笑笑,拿咖啡杯挡过嘴角闪过的一缕苦涩。
吴英雄看起来鲁莽冲动又大条,可也只会对“自己人”这么凶。这点他再清楚不过。
怎么说,也是当过一年拍档的。
陈在天啊。
陈真听着那句“我们家二哥哥”,登时失去了和吴英雄谈谈的心情。
可有些事还真的得说清楚,无论他愿不愿意。
“吴英雄,我的事情不归你管,希望以后见面我们能装作不认识,不然我的地位可能不会稳。”
陈真之前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吴英雄最讨厌的笑容,像是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中一样,自信又淡定。四年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是在隧道里用这种笑容逼他说出徐达夫的事情。
然而此时此刻他脸上一片冰冷,声音也像掺着冰渣子。
“我在做什么我心里有数,希望吴警官不要插手我的生活。”
陈真说完最后一个字时迎接的是吴英雄的拳头。

“警官,我们家陈真处事不周,得罪您了,可您也下手太狠了吧。”
老大在医院走廊里叼着根烟,没有护士敢上来警告他不能吸烟。
吴英雄坐在他对面的横凳上,陈在天在他旁边睡着了。
吴英雄一共揍了陈真三拳,一拳打在嘴角,一拳在胸口,一拳在腰上。他发誓没有打多重,即使当时他失控了,也还留着力气。
只是好巧不巧,陈真前两天被人在腰上捅了一刀,伤口刚愈合一些,就被吴英雄打裂了。
“阿真最重视他的脸了。”老大吐出烟圈,看着面无表情的吴英雄,冷笑一声,“也不知道两年前他胸口的伤会不会一起被你打裂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哦,阿真两年前替我挡子弹,现在胸口还有个疤。”老大轻描淡写,却看着吴英雄的脸越发沉重。
该死,陈真不会是骗他的吧?
吴英雄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恶心陈真、还去告发他的人呐。
老大心里打着鼓,然后琢磨了一下,说:“阿真说三年前的事情不怪你了,只当自己看错人。”
吴英雄却是身体一震。

8
陈真病房里全是些莺莺燕燕,只不过都是公的。
他们白天不开工,就跑到陈真这里来陪他,贤惠一点的会煲鸡汤过来,乖巧一点的来了就不找事,会来事的呢就连篇地说笑话,把陈真逗得伤口又要裂。
吴英雄来过几次,都没有进去,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看病号,然后就走。
“真哥,那个吴警官又来了。”
说话的是和吴英雄见过面的那个小朋友,陈真点点头,不做应答。

太阳下山的时候老大过来了。
他带了一束百合花,搭配着黑道的流里流气的衬衫西服,把陈真逗得在床上打滚。
老大恼羞成怒,将花扔给一旁的小朋友。
谁出的鬼主意,说文化人就喜欢带百合花探病,回去收拾他。
过了十分钟,在老大的示意下,小朋友们全都走了。
病房里只剩老大和陈真两个人,窗帘没拉上,橙色的光从外面铺设进来,照的整个人都暖洋洋。
“阿真。”
看着夕阳的陈真回了头。
老大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。
“干嘛,我太帅看傻了?”
“……滚你的,”老大撇开脸,耳根却红了,“太子爷下星期过来,你的伤赶紧养好。”
陈真敛去笑容,点了点头。




评论
热度(33)
  1. 智取小小苏小五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智取小小苏 | Powered by LOFTER